愚蠢的凡人

该收拾心情了

回来广州了,这几天一切一切都来得太快了,基本上真的未接受就这样过去了。想不到(其实自己也意识到)上个月回家看望阿爷是最后一次。回想起来真的挺后悔的,没有好好地和阿爷聊天。那次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抱起我阿爷,想起来真的接受不了阿爷走了的事实。 出殡那天,我第一次看见坚强的爸爸哭了,妈妈和姑姐也哭了。我捧着阿爷的遗照,面无表情地看着爸爸他们然后一直看着阿爷的遗体。很想很想多看看几眼,很害怕哪天 […]